兔蝎

(青巽)生病后我穿越了


(这章月尊戏份较少)


21岁得了癌症是什么体验·····呵,少走了一辈子弯路。

“孩子,你家长来了吗?”医生看着手里的化验单声音都比刚才温柔了不少。

巽风看到对方眼神中的可惜与怜悯后心里便猜了个大概。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僵硬,笑着对医生说道“您就和我说吧,我自己清楚自己的身体”

说这句话时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细听的话依旧能听出他声音都颤抖。

李医生在医院上班这么些年,当然能看出面前小伙子的忍耐。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中的化验单递了过去,但目光却一直没从他身上移开,生怕这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

可出人意料的事,巽风看完化验单后并没什么表情,只是将那单子叠好塞到上衣口袋里,到了声谢就要往门外走。

或许因为他的反应过于平静,就连平时总冷着脸的李医生也不禁出声安慰“其实这次检查你脑部的肿瘤已经有些好转了·····”他刚说完就有些后悔了,这句话在一个胃癌患者面前显得实在太苍白了。

“那个,有时间叫你家里人来一趟吧,我们可以商量一下治疗方案。”

家里人?巽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和自己关系不怎么好的哥哥。

他垂眸想了一会,最终摇了摇头说道“我家里人就我一个”

李医生明显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一切都会好的。”

“······谢谢”



走出医院后巽风突然觉得很累,他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界面,在没有几个人的通讯录里快速的找到东方青苍四个字,可当他点开二人的聊天框后,他才意识到这么些年自己还是没改掉遇事就找哥的习惯。

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了好几遍,可聊天记录中始终只有一句话“对方通过了你的好友申请”

巽风盯着屏幕看了好久,手指才按到键盘上,可来来回回删了好几遍他最后也没把“在吗”两字发出去。

他知道自己生病后会是什么反应呢?是痛快这个世界终于少了一个坏种还是为自己唯一的弟弟感到一些悲伤·······


不知道是不是盯着屏幕太久的原因,巽风觉得眼睛有些发酸,竟有点想掉眼泪的冲动。

他叹了口气,刚想退出界面就收到别人发的信息,备注是;萧润(二狗子)

萧润(二狗子)“小风,听你舍友说你去医院了,哪不舒服吗?用不用我去陪你”

萧润(二狗子)“你吃饭了吗?有没有想吃的我给你带一份”

·······

一共四条信息,巽风来来回回看了不下十遍,直到一滴泪珠砸在屏幕上,他才意识到自己哭了。他连忙用手遮住眼睛,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失态 的模样。

可事情好像都不会让他如愿,他越想控制自己的情绪越控制不住,眼泪像没拧紧的水龙头一样流的不停。

他死命咬着下嘴唇,生怕自己哭出声,可尽管这样还是有不少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十分钟过去了,他终于止住了眼泪,用袖子胡乱擦了下眼泪才想起来回萧润的消息。

风“没什么事,就是眼睛有些不舒服,马上就会学校了”

他消息刚发出去不久对方就回应了

萧润(二狗子)“行,等我去寝室找你,给你买了草莓蛋糕”

风“二狗子,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呀?”

萧润(二狗子)“你当真不知道吗?😭”

看到这条信息后巽风沉默了,原本哭的发红的眼睛此刻也清明了不少。

他当然知道,他知道萧润对自己这么好是喜欢自己,也知道除了萧润便没有人真心对自己了。

前段时间巽风还在犹豫要不要答应他,可在自己查出生病后他也便歇了这个想法。

这次回去就和他说清楚吧,不能耽误人家。

········

回到寝室后巽风直接往床上一躺,心里已经排练了上百次要和萧润说的话,现在就等人来了。

——一小时后——

“二狗子咋还没来?”巽风嘟囔着摸出手机,给萧润发了条消息

风“二狗子你不来我可要睡觉了”

萧润(二狗子)“你先睡吧,我这边出了点事明天再找你”

········

巽风看着这条消息看了好久,那一瞬间,巽风感觉所有情绪的涌了上来,愤怒·委屈·生气还有对死亡的恐惧。这些情绪无一不刺激他的泪腺。

他伸手抹了把眼泪,自言自语道“不来就不来吗我关我什么事”

巽风嘴上这么说但眼泪却始终在眼眶里打转。他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敏感·爱哭,自己以前 不是这样的。

最后他干脆什么也不想了,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又从新躺回床上,把被子拉到头顶与庄周下棋去了。




all巽风 通感7

“真晦气,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这话是巽风今日说的第六遍,至从知道长珩也来云梦泽后巽风几乎没高兴过。

小兰花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刚想说些什么老安慰他,没想到却被一旁的觞阙抢先了。

“巽风殿下别生气,属下给你买了肉包子。”

说着小心打开纸袋,肉包子的香味瞬间散了出来。

巽风哼了一声,装模作样的说道“也不是肉包子的事,本殿就是觉得没必要和那伪君子生气。”

边说边接过纸袋。

小兰花有些疑惑,她听东方青苍说过,巽风殿下在苍盐海可是一口肉不动的,这肉包子可是有什么魔力?

还有,这觞阙怎么从前天开始就这么奇怪,他不跟着东方青苍总黏在巽风身边干什么?

前天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吧,只不过她就好奇问了一下觞阙有没有喜欢的人并鼓励他勇敢追爱……

小兰花“😱”我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




“觞阙,你在这里干什么?”

东方青苍黑着脸走向他们,身后还跟着傻乎乎的萧润。

巽风见到不想见到的人十分不开心,翻了个白眼就要离开。

因为通感东方青苍也听到了巽风吐槽长珩的话,再加上这三万年巽风确实吃了不少亏,所以也没有拦着他。

“哎,巽风……”

觞阙还想阻拦就被东方青苍一个眼神制止了。

“小美人怎么又走了”

萧润看着巽风的背影小声嘟囔着。

可这声音却没逃过在场的任何人。

小美人?!

看着东方青苍手背上的青筋,小兰花在心里默默给长珩点了根蜡。

……

巽风一人来到街上,在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准备享受美食,可他刚打开纸袋就听见一个声音——“小美人怎么又走了”

小美人?

小兰花走了?她也讨厌长珩?

“兄尊又忘带戒指了”

想着看了看手上的银色戒指。

这是前几日自己和兄尊在古书上找到的方法 ,带上戒指的话对方就不会与自己通感但自己却仍然与对方通感,所以两人都带戒指才是最好的。

但这戒指的功效一天也就只有三个时辰,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想到这巽风不禁叹了口气,就连手上的包子都不香了。

“巽风殿下这是怎么了?”

“容昊,你来这干什么?看你师傅?”

巽风对他虽然没有好感但是比长珩强,可能对方身上有月族人的气质。

“小殿下既然知道还问什么?”

“呵,你也是不瞒着。”

巽风也不管他了,低头扒开纸袋拿出的包子,准备继续享用美食,哪怕心情不好但也没必要和美食过不去。

巽风刚想动嘴就感到一道炙热的视线。

抬头一看发现容昊正满眼兴趣的盯着自己。

巽风被盯的不好意思,便也递给他一个包子。

???

容昊明显被他搞懵了,不理解巽风要干什么。

“吃的”

……

容昊被逗笑了,他难道还不知道这是吃的。不过他还是接了过来。

巽风低头继续与包子作战,可他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手,手上还有个完整的包子皮。

“你怎么知道本殿不吃馅”

容昊没有说话,他总不能说自己就是海市主,跟在巽风身边三万年他的什么喜好都记得吧。



很多脑洞!

all巽风 不喜勿喷

求求过审吧!

(只是脑洞并没有三观不正,没有传播任何负能量的意思😃)


1,  东方青苍x巽风《书中侣》

现代

东方青苍:作家

巽风:东方青苍书中的主角

“我爱上了自己书中的角色,我有错,但错的是我不是他!”

“……我想再见他一面……”

be呀宝贝们

2:青巽/珩巽  《翻过那道墙》

避雷:主角全有病

长珩:精神分裂

巽风:神经病

东方青苍:yy症

“我害了我的弟弟,但是没关系,他现在就在我的身体里。我即使长珩也是萧润。”

“我才没有病,有病的是他们!放我出去!”

“父亲被我害了,现在每次下雨我都能看见他痛苦的样子……”


“翻过那道墙就是外面的世界了!”长珩,不,应该说是萧润。

他笑着指向那道破烂的围墙。

“那我们为什么不出去?”

“离开这里后我们能去哪呢?”

“……”

还是be


3:东方青苍x巽风   《灵》

东方青苍:鬼王

巽风:学生

“妈,我姐都没三年了,现在给她找对象能来的急吗?”

……

“大哥……你不应该是我姐夫吗?……”

“没良心的,老子等了你这么多年可不是当你姐夫的。”

be   he没订下来


4:all巽风《魂府》

长珩:白无常

容昊:黑无常

巽风:孟婆的小徒弟

东方青苍:阎王

“小风!你喜欢长珩这么多年,真的不喜欢了?!”

“……容昊,我不喜欢长珩你笑的怎么开心干什么?”

“啊?没,没有,我还是挺想让你俩在一起的。”

……

“巽风,你别想着长珩了,他还是战神时去人间历劫时就遇见了心上人,这么多年他还是没忘。”

“……知道了,兄长”


be😂

5:东方青苍x巽风《杀戮》

东方青苍:人fan   zi

巽风:s人贩 

“我小时候见过你。”

“……还记得呢,不过咱们现在也是半斤八两了。”

……

“我们都会下地狱的。”

“没关系,到了地狱我也会一样爱你。”

还是be呀兄弟们


6:all巽风《穿越后我成了假少爷?》

“我们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也是有些感情的,不过现在你还是去找你的亲生母亲吧。”

说着把一堆行李扔到他面前,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巽风捡起行李有些无语,女人心海底针,早上还好好的现在就把自己干出门了。

……

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后巽风懵了,这大庄园是他家?

“小风你看,这是你哥哥东方青苍,这是你邻居弟弟长珩,这是长珩的朋友容昊,这是和青苍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觞阙……”

……WC,这么多帅哥不是做梦吗?

巽风……礼貌问一下,我可以犯花痴吗?😍

he


7:东方青苍x巽风   《穿越之我只是想回家》

“本尊爱的是你!为什么要把本尊推给别人!”

“对不起……求你必须和小兰花在一起……我只想回家”


be


8:一个不敢说的脑洞

想写巽风穿越到流星花园遇到道明寺😍

只是觉得道明寺有些帅😍


be(毕竟小殿下还是要回苍盐海的)

9:长珩x巽风《洁婚》

“换衣服去洗澡。”

这明明是一句普通的话,可巽风却不知道怎得就哭了。

他知道长珩有严重的洁癖,所以他们在一起了四年,每次他下班回家听到的都是这句冰冷没有感情的话。

……

“我们离婚吧。”

巽风累了,不仅是身体上,也有心理上。

他们在一起四年,牵手都动作都只有两次,一次是婚礼,一次是陪他见家人。

但毫不意外的,他每次都要洗十几遍手,这让巽风感觉……他嫌弃自己

be



还有很多比较狗血的脑洞,就是全员恶人,没敢写怕被骂😂。


all巽风 假如小殿下有个未婚夫5

看清标题!!

不喜勿喷,谢谢

私设甚多


因为觞阙,巽风和长珩之间的事已经没人不知道了,这也导致月尊大人近日以来时不时发疯……

“觞阙!去把那个散播谣言的蠢货给本尊找出来!本尊要扒了他的皮!”

东方青苍眼睛通红,手指关节被握的咔咔作响。他简直要被气死了,前几日他本想先压下谣言在去水云天找长珩算账,虽然水云天和苍盐海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但也不妨碍他荡平水云天。

但他没想到这短短几日谣言竟越传越凶,压都压不住。


看着浑身杀意的月尊,觞阙只觉得后背发凉。

“尊上放心,属下一定会抓到那个人”

“哎?你怎么出这么多汗?”

小兰花天真的指着他额头上的冷汗。

听到这话,觞阙只觉得心梗了一下“只,只是有些热了……”

这拙劣的谎言很难不让人生疑 ,东方青苍微眯起眸子盯着觞阙。

“大木头我们该出发了,等回来再说吧。”

东方青苍听见这话也收回了目光。

“去和巽风说一下,本尊要去趟云梦泽,让他别担心。”

小兰花“……”这哥俩是一会也分不开呀。

觞阙没有了那道目光的压迫也作业松了口气

“是,属下这就去。”

 

狐族


“小诗,这几日你怎么总闷闷不乐的,在这里待的不习惯吗?”

“啊轩……我只是有些想家了,虽然家中只有我一人,但那毕竟是我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

说着还不禁掉了几滴眼泪,看的洛子轩心疼的要命。

他轻轻抱住诗璇,安慰道“想家就和本王说嘛,本王明日就待你会云梦泽。”

诗璇好像被他感动到了,哭的更厉害了。回抱住洛子轩哽咽的说道“谢谢你啊轩,你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好的人。”

洛子轩笑着揉了揉她的长发,回道“你也是本王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人,如果不是巽风,我们可能早就在一起了。”

诗璇没有回答,她此时心里想得都是怎么和同样在云梦泽的长珩相遇。



云梦泽

……东方青苍很无语,这件事他本不想让巽风也掺和进来的,可这才一个月,自家的倒霉弟弟就跟来了。

“你怎么来了?”

“巽风只是想兄长了,来看看兄长过的怎么样。”

说着还撇了一眼站在东方青苍身后的萧润。

……

萧润从那人刚进门就开始盯着他。

一身墨绿色长袍衬的他格外白嫩,两条纤细的手臂露在宽大的袖子外抱着一只白色的猫。

黑色的长发被高高束起,额前的两绺碎发随风拂过脸庞。

这一切都显得这人格外温柔,可当他抬眼看向自己时,萧润才发现这人哪有什么温柔,倒是……千娇百媚,萧润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个词。

“润郎,润郎……”

曲水喊了他好几遍也没有反应。

东方青苍看着他这么盯着自己弟弟,只觉得一股火憋在自己心里。

“哎呦!东方兄踢我作甚?”

萧润揉着小腿埋怨的看着东方青苍。

“哈哈……”

听到笑声,萧润不禁回头去看,发现那人正眼睛弯弯的看着自己。

“哎,润郎你不舒服吗?怎么脸这么红?”

“没事蛐蛐。

东方兄,你有个弟弟怎么没和我提过呀?”

他说着话时依旧盯着巽风。

巽风疑惑的看向东方青苍,以前的长珩可不会用这种眼神盯着自己。

东方青苍用食指敲了敲太阳穴,又看了一眼一旁的萧润。

巽风瞬间明白了,紧接着就觉得自己白来了。

要不是听容昊说长珩也在云梦泽他才不会来,毕竟他来了也只会给兄尊添乱。

他这次来本想和长珩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但现在好像没必要了。

萧润很疑惑,这美人为什么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自己?




all巽风 假如小殿下有个未婚夫(生辰篇下)


看清标题

不喜勿喷,谢谢!



“兄君,那二殿下的生辰宴……”

“长珩,你昨日不是去过了吗,那洛子轩惹的祸又和你没关系。”

“可是兄君……”

还没等他说完,云中君又打断他了。

“长珩,你是个战神,心思别放在那些不重要的事上。”

“……兄君教训的是。”


苍盐海

“没想到长珩战神居然没有来,我本以为他和二殿下的关系还不错呢”

结黎一边嗑瓜子一边愤愤的说道。

小兰花听出她的不满,连忙替长珩开脱“长珩战神只是太忙了,他和二殿下的关系还是蛮好的。”

“对对对。”

结黎翻了个白眼敷衍的答应着。


……

今日的苍盐海十分热闹,就连平时总和巽风过不去的南北幽王今日也难得消停了一会,此刻正笑着谈着什么。

巽风抬头把在场的众人都看了一遍,眼神和东方青苍对上时不免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对东方青苍甜甜一笑又继续低头撸猫。

觞阙带回来的小猫奇怪的很,一点都不怕生,反而和巽风十分亲近,这让巽风十分开心,这不比洛子轩那蠢货好?

他撸猫撸的正开心,突然觉得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

巽风抬头一看,不出意外的是东方青苍。

以东方青苍的角度看,巽风此时的表情十分可爱。他没忍住摸了摸他的头,开口说道“等会记得来找本尊要生辰礼物。”

“好。”

看着他乖巧的模样,东方青苍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指了指巽风面前的酒杯说“今日你生辰,可以喝一些,但是别贪杯,你的酒量本尊还是知道的。”

“谢谢兄尊。”


等东方青苍走后,容昊就又来到了巽风面前,他拿过巽风用过的酒杯给自己倒了杯酒,可才刚喝一口就被巽风夺了回去。

巽风仰头把剩下的酒喝的干净,又瞪了容昊一眼。

他这一眼对容昊没有半点杀伤力,反而使容昊笑的更开心了“小殿下,这可是在下和剩的呀”

“本殿知道,用不着你说。”

“哈哈小殿下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呵,你有事吗?”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小殿下想不想去海市玩玩……哎?小殿下怎么不喝了?”

听他这么问巽风有些不好意思“兄尊不让本殿多喝。”

“小殿下放心吧,这酒不醉人的。”


……

容昊十分后悔,他知道巽风酒量不好,但没想到这么不好。

他叹了口气,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巽风脸颊。

手感还挺好,他刚想戳第二下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制止了。

“你在干什么?!”

容昊不悦的收回手指,看了眼不远处的觞阙。

他站起身对觞阙说道“送二殿下回寝室吧,他喝醉了。”说完就拂袖离去。

觞阙看着他的背影明显感觉到这个仙族人的怒火,但这也不管他的事,现在重要的是要把二殿下送回去。


生辰宴结束后东方青苍却怎么也没找到巽风,最后还是从觞阙那知道巽风喝醉了。

东方青苍“……酒以后是不能让他碰了。”

……

巽风本来睡的正香,却被痒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床边多了一个人,那人正俯身在自己腰上摆弄着什么,他垂下的长发正好落在了巽风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怪不得这么痒。

巽风还有些迷糊,所以没等看清那人是谁就下意识的起身推开了那人。

那人正专心的摆弄这什么所以没有一丝防备的被巽风推的踉跄了两步。

“你是谁?!”

……

“是本尊。”

话音刚落屋内的蜡烛便点燃了。

“兄尊?”

这下巽风是彻底酒醒了。

“兄尊,……这么晚了是有什么吩咐吗?”

东方青苍叹了口气,举起手中的东西无奈的说道“本尊来给你送礼物的。”

听他这么说巽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腰,又看了看他手中东西。一根红绳上串着几个珠子,但看样子应该不是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巽风下床来到他面前,指着那物问道

“这是什么?”

东方青苍没有回答,只是对他说道“抬臂”

巽风有些疑惑,但还是听话的抬起了手臂。

东方青苍掀起他的上‖衣,将那红绳系在他精瘦的腰上。

他的皮肤很白东方青苍是知道的,但没想到红色和白色的碰撞居然这么吸引人。

“这是什么呀兄尊?”

“这红绳是用狐族人的心血泡成的,珠子是用狐族人头盖骨制成的。”

……

巽风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低头数了一下这珠子,有六个……嘶

“等着,本尊到时候再给你添一个,用洛子轩的头盖骨做。”

……“谢谢兄尊,但这是不是有点不吉利呀。”

“不吉利?”东方青苍微微皱眉“云梦泽的人说在腰上绑红绳是保平安的呀。”

巽风“……”谁家用头盖骨保平安呀


水云天

“丹音,这时生辰宴应该已经结束了吧。”

看着长珩落寞的神情,丹音也是十分心疼,安慰道“应该是结束了,但月族二殿下一定会理解的。”

“……看来这只能下次送给他了。”说着缓缓将桌上的盒子收了起来。







all巽风(通感)6

看清标题!👆

不喜勿喷,谢谢!



先给大家道个歉,这几天串休实在没时间更新😂



开始


和觞阙相处的只几天,巽风觉得自己差不多清楚了兄尊的喜好。

“唉”

看着巽风不住叹气的模样觞阙也有些着急,他既担心小殿下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又担心自己问出来小殿下会不会觉得自己多嘴。

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了,小声的问道“巽风殿下可是有心事?”

巽风听到这话回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尽是悲凉。过了许久他才收回目光,声音幽幽的说道“没想到兄尊竟喜欢这样的,唉~终究是错付了。”

觞阙被他这莫名其妙的话弄的一头雾水,疑惑的问道“尊上喜欢什么呀,让二殿下如此担心?”

巽风抬头顶住他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兄尊喜欢脑袋空空的,简单的说是喜欢蠢的。”

觞阙被这双眼睛盯的心底发痒,过了好久才出声“原来尊上喜欢……啊?这么可能,尊上怎么会喜欢这样的。”

“这么不会,你和那水云天的那你女子就是最好的例子。”

“尊上……”

觞阙刚想反驳却突然像反应过来了巽风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他震惊中又带点委屈的看着巽风,那样子好像很受伤。

还没等巽风说些什么来弥补一下刚才自己的罪恶,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巽风,给本尊滚过来!”

“……”兄尊怎么又生气了




“兄尊累了吧,喝口茶吧。”巽风狗腿的端着茶杯,一脸讨好的看着东方青苍。

东方青苍见他这样火气也消下了一半,但还是板着脸说“谁告诉你本尊喜欢蠢的?”

“……兄尊不喜欢蠢的怎么会喜欢那水云天的女子”

巽风低头小声嘀咕着。

听他这么说东方青苍都被气笑了

“那本尊还经常说你蠢呢”

……

他说完着话空气的变安静了。

就连东方青苍也觉得刚才那话容易让人引起误会,连忙转移话题“咳!对了,你这几日总和觞阙待在一起干什么?”

“嗯……”

巽风有些心虚的扣了下指甲,眼神闪躲的回答道“也就是无聊……”

他这点小动作东方青苍全看在眼里,冷声说道“不说实话的话那就吧觞阙叫来,让他和本尊说。”

“别别别!巽风说就是。”

巽风说着话时有些委屈,但也不打算瞒着了

“巽风只是想从觞阙那多了解一下兄尊,好和兄尊亲近些。”

东方青苍强压下嘴角,继续装着冷漠“觞阙那蠢龙懂什么,以后少和他待一起,小心和他一样。”

“哦……那巽风能抱下兄尊吗?”

东方青苍明显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巽风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巽风只是想试试重复通感那天做的事,会不会解除通感”

听到这话,东方青苍不禁皱眉回想起那天的事。

见他皱眉,巽风心里简直慌的要命,刚想说什么来越过这个话题。

还没等他开口,就感觉身上传来不属于自己的温度,鼻间也萦绕着一股熟悉的清香。

巽风瞪大了眼睛 他不敢相信他的兄尊真的抱了他。

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东方青苍勾了勾嘴角,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

……

过了许久,巽风轻轻拍了拍东方青苍的背 ,闷闷的说到“可以了兄尊,这好像没用。”

东方青苍听的出他的失落,揉了一下他的头发“不用担心,会有解决办法的。”

巽风理了理被揉乱的长发,并未出声。

“过几日本尊要去趟云梦泽,处理一下赤地女子的事。”

“兄尊带上巽风好不好?”



下章云梦泽

all巽风 假如小殿下有个未婚夫(生辰篇上)

看清标题👆!!!

狗血勿喷

私设甚多



因为洛子轩那蠢货,咱们巽风小殿下的生辰宴也被毁了,但辛亏小殿下有个好哥,第二天就给补上了。当然,这次没有请狐族的人。

“巽风,昨日的事你千万别放在心上,本尊定会替你教训那不知死活的蠢货。”

巽风今日心情本就不错,听到自己兄尊这样安慰自己,笑意更甚,伸手轻轻扯住东方青苍的衣袖,有些撒娇意味的说道“谢谢兄尊,不过,兄尊给阿风准备礼物了吗?”

“当然准备了,不过得晚上才能看。”说着还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

“大木头,什么礼物还得晚上送呀?”

一边的小兰花不知什么时候插到俩人之间,一脸好奇的问道。

……东方青苍先是撇了一眼小兰花,拉着巽风就走到一边继续聊天了,完全没有回答小兰花的意思。

“切”小兰花翻了个白眼就走了。

巽风看着二人的相处方式眼底的笑意都要溢出来了 ,“这水云天和苍盐海加起来也就只有她一人敢这么对兄尊说话。”

“你这是谦虚了,她那有你胆大呀。”

听东方青苍这么说自己,巽风不禁心虚的摸了摸耳朵。

东方青苍刚想抬手揉一下自家弟弟的头发,结果又被下兰花打断了。

“行了,你俩别腻歪了,外边人等着呢”

东方青苍:😅



……

“容昊,本殿的礼物呢?”

巽风微微抬起下巴,活像只傲娇的小猫。

看着他的小表情容昊就知道他心情不错,他伸手捏了捏对方软乎乎的脸蛋,笑着说“还请小殿下伸出手来。”

巽风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但还是听他的话把手伸到他的面前。

容昊轻轻握住那精瘦的手腕感受手掌中微凉的体温。

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大手,巽风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快点。”

听着他的催促,容昊从怀里拿出礼物小心的系在他的手腕上,最后依依不舍的松开手。

那是一条精致的手链,只不过看样式应该是水云天的东西。

“容昊,你知道本殿不喜欢水云天。”说着就要摘下那手链。

容昊制止他的东西了解释道“小殿下放心,那不是水云天东西,是我在海市特地为你做的,你以后要是想见我就摸一下手链上的玉石,我会立刻出现在你眼前。”

“切,本殿没事见你做甚”

他虽这么说,但上扬的嘴角却出卖了他。

容昊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抚摸着他柔顺的头发。

“不得对二殿下无理!”

巽风听到声音扭头向身后看去,发现觞阙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

“觞阙,你怎么来了,你不应该在兄尊身边吗?”巽风边说边朝他走去,等走到对方跟前时才发现他怀里抱着一个被黑布裹住的东西。

巽风指了指那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这,这是属下准备的生辰例……也不知道二殿下喜不喜欢。”他越说越小声,到最后甚至还脸红了。

看着他大姑娘似的模样,巽风差点笑出声来。

他伸手掀开那黑布,等看清那东西后差点叫出声来。

“你从哪弄来的?这也太可爱了。”

那黑布下正是一只刚断奶的小白猫,此时正肚皮朝上睡得香甜。

巽风小心翼翼的把小猫抱到怀里,生怕把它吵醒了。

看他欢喜的模样,觞阙也松了口气,说道“当初二殿下想养只宠物,可惜那宠物不听话惹得二殿下生气,所以属下前几日就去寻个只猫送给二殿下。”

巽风抬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里还是蛮感动的,虽然他知道对方口中不听话的宠物是洛子轩。

“谢谢你,我很喜欢。”

觞阙(脸爆红)


此时一旁的容昊就差把后槽牙咬碎了。


巽风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容昊问道“哦对了,这么半天怎么没看到长珩?”

容昊迅速收回要杀人的表情,笑着回答他“长珩被云中君留下了,今日应该是没有时间来了。”

“哦”




长珩:我谢谢你呀,兄君😅



all巽风 假如小殿下有个未婚夫4

看清标体👆!!!

狗血勿喷!

私设甚多



“长珩,你动作可真够快的,这么短时间就把小殿下拿下了……你可真是好福气呀!”

听到这话的长珩不禁浑身不舒服,不管怎么听他都觉得容昊这话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容昊可真会开玩笑……哦,对了,这几天你去哪了?”

“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去云梦泽玩了几天。”

说完便闭上眼假装休息,不然他怕自己藏不住眼中的怒火。

长珩看他这样,心中难免有些愧疚,他不傻,当然能看出他这位好友的心思。

可转念一想,自己追求自己的幸福也没什么错的。

这么想着,长珩心里也好受了些。


……

不得不说,觞阙的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在这短短几天里,几乎所有人的知道了月族二殿下要和水云天的长珩战神成亲的消息。

——狐族——

“当初天天缠着咱们的轩儿说什么想让轩儿永远在他身边,结果呢,这才几天就要和别人成亲了!月族果然没个好东西!”

“碰!”

洛沧源把手中的茶杯狠狠的拍在桌子上,不耐烦的打断了洛母的话“行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洛子轩的脸色也不好,他觉得巽风这么做就是为了打自己的脸。

“父亲,母亲,儿臣还有事就先告退了。”说罢就阴沉这脸走开了。



“啊轩的脸色怎么不太好,是出什么事了吗?”

“哼,那巽风果然果然和本王想的一样……”

听着他嘟嘟囔囔的抱怨,诗旋只想拿针封住他的嘴。但面上还要假装贴心的安慰着“啊轩别气了,那二殿下说不定是想用这种方式引起啊轩的注意呢。”

听到这话,洛子轩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冷哼一声说道“那他未免也太幼稚了,本王也没想到堂堂战神居然能同意巽风这么无理请求。

不过他们再怎么样也没用,本王心里只有你一人。”

说完低头轻吻了一下怀里的少女。

诗旋表面笑的幸福,但心里却想着怎么弄死他再去抢回长珩。



——苍盐海——

“你还知道回来,本殿以为咱们的海市主被仇家杀死了呢。”

看着巽风小媳妇模样,容昊不禁失笑

“小殿下可小点声,要是让别人听到,小殿下可就再也见不到在下了。”

巽风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本殿又不想见你……你这几天到底去哪了?”

“小殿下连见都不想见我,那问我去哪干什么?”

“……不说算了。”

说着就要送客。

容昊连忙抓住巽风把自己往外推的那只手,笑着解释道“海市出了点事,所以这几天没来的急见小殿下。”

巽风用力抽出那只手,不悦的说道“你这货怎么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要不然本殿怎么回去找长珩帮忙。”

他这话莫名让容昊有些开心,但还是故意问道“长珩怎么了,水云天的仙女可都想嫁给他,小殿下莫非看不上?”

“不过就是长得好看点,我们苍盐海又不是没有长得好看的,并且本殿也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是吗?那当初小殿下是怎么同意和洛子轩的婚约呢?”

……

他说完这话巽风沉默了好久,但容昊看出他好像生气了。

巽风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嫌弃的说“你还是走吧。”

容昊把玩着巽风的一绺黑发,笑着说“开个玩笑,小殿下莫要生气。”

“再不走本殿就要喊觞阙了。”

“好好好,小殿下,下次见。”



长珩:白瞎我还愧疚一下,容昊你是真不干人事呀😅


all巽风 假如小殿下有个未婚夫3

看清标体👆!!!不喜勿入,谢谢啦!!!

私设甚多



“你说什么?!你要与我成婚!”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本殿不已经和你说了原由了吗,你到底同不同意?”

“可是……我……”

堂堂长珩战神此刻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并且还像一个大姑娘一样脸红了。

看他这副模样,巽风不禁叹了口气。

他本想找容昊来演这场戏的,结果这货居然在关键时刻消失了,问遍了水云天也没人知道容昊在哪。

最后他只能找和容昊比较熟的了,也就是长珩。

但长珩……

巽风再次叹气,摇了摇手对长珩说“算了,打扰了。”说罢就作势要走。

“等等!”

长珩见他要走连忙抓住他的衣袖。“其实……其实是可以的。”

巽风听到这话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同意自己这样可笑的请求的,但他居然答应了。

巽风转过身轻轻拽出长珩手中的衣袖,少见的露出来笑容。“那本殿就谢谢长珩战神了。”

……他笑了……真好看……

此时长珩脑中只有这两句话,就连巽风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


苍盐海

“巽风!你再说一遍!”

“兄尊别生气 ,巽风只是想和长珩……”

“碰!”

没等他说完,东方青苍就已经把面前的茶桌拍裂了……

“本尊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巽风告退。”


看着巽风的背影东方青苍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觞阙,去看着他 。”

“是。”


——狐族——

“啊轩,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得你受伤。”

看着爱人在自己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的,洛子轩只觉得心脏被揪的生疼。

他把诗旋搂到怀里,柔声安慰着“不是你的错,那月尊二殿下的跋扈是出名的,就算没有你这也是早晚的事。”

诗旋擦了擦眼泪,抬头好奇的问道“啊轩是不喜欢那二殿下吗?二殿下如此貌美,啊轩为何不喜欢?”

听到这话,洛子轩冷笑一声,缓缓说道“不过是空有一副皮囊罢了,要不是投胎投的好,他顶多是个风尘之地的……”

说到这,诗旋连忙制止他“啊轩别说了,被别人听见不好。”

看她紧张的样子洛子轩只觉得十分可爱。

“听到了又有什么关系,本王说的事事实。也不知道长珩怎么看上他的。”

!!!

“你说什么?!”

“你……你怎么了?”

诗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强烈,她拢了拢头发,柔声说着“啊,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没想到长珩战神也喜欢二殿下。”

洛子轩也没怀疑,把她重新抱回怀里,解释道“本王也是听别人说的,但看长珩对巽风的态度应该是真的。长珩真是可怜,怎么会看上这个跋扈又有心机的人……”

他还在自顾自的抱怨着自己被迫和巽风订婚是,丝毫没注意到怀里表情扭曲的诗旋。


——苍盐海——

“觞阙,别藏了。”

“原来小殿下早就知道了。”

被抓包的觞阙明显有些尴尬。

“行了,知道你是兄尊派来的。正好本殿想找你帮个忙,你去把本殿和长珩战神要成婚的消息传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

“属下不敢!。”

“啧,死心眼,你放心,本殿不会真的和他在一起的。”

“可是……”

“行了,你不帮就算了吧。哎,果然是兄尊的心腹,是巽风不配了。”

说完眼里还泛起了水光。

又来!每次都是这副模样……可自己又每次都会上当。

“……属下尽力……”

“谢谢啦。”




容昊:出个门媳妇被人抢了😓



all巽风 假如小殿下有个未婚夫2

看清标题👆!!!

狗血勿喷!!!

私设甚多!!!



“大木头,你还在生气吗?”

小兰花一边准备明日生辰宴要用的花瓣,一边对东方青苍问道。

东方青苍扶额叹了口气,对身旁的觞阙问道“巽风现在怎么样了?”

“回尊上,二殿下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内不肯出来。”

听到觞阙这话的小兰花一脸不可置信“啊?不是吧,那洛子轩有什么好的,值得二殿下这么伤心。”

伤心?东方青苍嗤笑一声,说道“他不可能为那个蠢货伤心,他现在应该计划着怎么弄死洛子轩。”

觞阙也附和着“二殿下那么骄傲,这个洛子轩竟敢在这么多人面悔婚,二殿下现在应该是恨死他了。”

小兰花“啊?你们的意思是二殿下不喜欢洛子轩,那他们为什么要订婚呀?”

……“洛子轩的父亲年轻时和父尊有那么一点交情,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一次醉酒是,喝醉的父尊着了那老狐狸的道,答应了这场婚事。”

讲到这,东方青苍只感到头疼。

“那二殿下也同意了?”

小兰花明显不信,因为以巽风的性格,如果他要是不喜欢洛子轩,别说一个先月尊老,就算是十个先月尊也劝不动他。

东方青苍听到这话也不想解释了,摆了摆手示意觞阙替他回答。

“二殿下那时年纪还小,什么也不懂。只觉得洛子轩长的十分好看便答应了这场婚事。”

小兰花“……”好家伙,还是颜控。

“呵,巽风不过是把他当成一个宠物罢了。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东方青苍说这话时眼里是藏不住的愤怒和后悔。他当初听到巽风和洛子轩有了婚约后便莫名对巽风发了通脾气。

如果那时他控制下情绪,好好对还是孩子的巽风解释一下什么是成婚的话……

那就没有洛子轩什么事了!

……


“你来做什么?”

“来安慰一下小殿下。”

容昊笑盈盈的看着巽风。

巽风刚想回怼他一下,可一想到人家今日为自己削苹果,自己还把人家受划伤了,他便也忍了下来。

他没有再回容昊的话,转身在柜子了翻着什么。

过了一会,他把一个精致的药瓶递给容昊。“今日之事是本殿冲动了,你把药涂上吧。”

容昊接过药瓶看了好半天,眼底始终有一种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最后他没有涂药,而是把药瓶小心的收到袖子里。

巽风见他这样也没说什么,毕竟在他眼里这个容昊始终是这么奇怪。

“小殿下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什么想法?”

见巽风不愿和自己说,容昊也就不问了,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洛子轩那个蠢货现在名声可大了。”

一提到洛子轩巽风就不住的厌恶。

“为什么,因为他带回一个凡人?”

“不是。只是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再传小殿下对洛子轩爱而不得才伤了他,还说什么小殿下从小就开始对洛子轩百般纠缠……”

“啪!”

还没等他说完,巽风就已经气的捏碎了茶杯。

容昊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熟练的擦拭巽风手上的茶水。

巽风甩开容昊就要往外走。

“小殿下这是要去哪?”

“去找兄尊。”

东方青苍。容昊的眼神不禁有些冰冷,但很快又被他藏好。

“小殿下是想让月尊杀了他?小殿下怕是忘了狐族和月族的交情。而且这么做不就是落实了小殿下对洛子轩爱而不得因爱生恨的传言了吗。”

听完他的话,巽风也犹豫了。

“那怎么办?”

容昊将那块沾湿的手帕收起来,悠悠的说道“咱们的小殿下又不是除了他就没人喜欢了。小殿下现在要做的就是证明洛子轩在你这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宠物就行了。”

“怎么做?”

“和一个比洛子轩有能力的人成婚。”

……

狐族



洛母“洛沧源!你儿子伤成这样你就不心疼吗?你就不能替轩儿讨个公道吗?”

“行了,别吵了!我怎么去讨公道,咱们和月尊有法比吗?而且这次确实是轩儿的错。”

他又看了眼躺在榻上的洛子轩,痛心疾首的说倒“你正是糊涂呀!那个黄毛丫头到底哪一点比的伤二殿下,你怕是被鬼迷眼了!”

“父亲!那巽风只会拿身份压儿臣,他们月族人都是这样!

巽风要不是有这样的身份,儿臣早就想退婚了。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拥有爱情!儿臣爱的只有诗旋一人。”

……



屋外,那个所谓的凡间女子正蹲在窗下偷听。

喜欢我?呵,老娘可看不上你这小小狐族。老娘的目标是水云天的长珩战神。

想到这,诗旋脸上竟出现了害羞的红晕,身后居然还探出了一条猫尾巴。